李必:有野心的職場新人

2019/7/10 17:08:56來源:職問-界面JMedia聯盟成員熱度:4295

幾天前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在沒有任何大型宣傳的情況下,進行了“裸播”。

而現在,對于這部電視劇,朋友們被分為了兩類:一類是正在追這部劇的,一類則是被強行種草即將去追的。

在豆瓣評分上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以8.6的評分成為了最近國產劇中最亮的那一顆星。

李必:有野心的職場新人

從電視劇的服化道、燈光到攝影、配樂等方面,網友都沒有吝惜自己的語言,紛紛為它打call。

李必:有野心的職場新人

無論是電影的配色,還是緊湊的劇情,在過半的2019年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都值得占據“2019年度最佳國產劇”的席位之一。

李必:有野心的職場新人

這部可以對標《反恐24小時》的懸疑劇,主要講述了唐天寶三載上元節燈會前夕,長安城中混入狼衛,準備搞大事情,長安陷入危局,死囚張小敬臨危受命,與靖安司司丞李必攜手在十二時辰內拯救長安的故事。

劇情一開始就是死囚張小敬被帶去和李必見面。在做自我介紹的時候,李必這樣說到:

李必:有野心的職場新人

一段話下來,總結來說就是我認識的人很NB。

用通俗的話語來解釋,我朝中交友廣泛,可是有關系的。

確實,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,每個人都有相對應的歷史人物原型,林九郎對應李林甫,何監對應賀知章,而李必這一角色對應的是天才少年李泌,歷經唐玄、肅、代、德四朝,是唐中期著名政治家、謀臣、學者。

而且李泌是傳說中的別人家的孩子。

《三字經》中,“瑩八歲,能詠詩;泌七歲,能賦棋”,泌就是指的李泌。

1.李必的從政之路:直接向高層推銷自己

張愛玲說,出名要趁早,這句話用在李泌身上是再合適不過的。

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,有一個情節是狼衛在被追蹤的過程中搶了程參的的馬,他的“干謁詩”也遺落了。

這個程參,就是那個“忽如一夜春天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的岑參,這一年,岑參三十歲,開始了他的京漂生活,而“干謁詩”就是用來向高官貴人自薦用的詩歌,所以程參很重視那些詩文。

但出身于高門望族的李必卻不用如此。

開元十六年,也就是李泌在七歲的時候因為神童名聲在外而入宮朝覲。天子正在和中書令張說弈棋。天子令張說、李泌二人以“方圓動靜”為題吟棋。

張說寫的是:“方如棋局,圓如棋子。動如棋生,靜如棋死?!倍蠲趧t開口說道:“方如行義,圓如用智。動如逞才,靜如遂意?!贝蟮锰熳淤澷p,送其入東宮陪太子讀書。

毫不夸張地說,參加完這一場由唐玄宗主導的直聘后,李泌開始游走在國家的權利中心。

故事發生的這一年,天寶三載,李泌不過二十出頭,而同一年,李白被裁員,丟掉翰林待詔的工作,外出流浪。

47歲的王昌齡,正在南京做他的小縣丞,以詩言志,“洛陽親友如相問,一片冰心在玉壺”。

王維搬進他的鄉間大別墅,“獨坐幽篁里,彈琴復長嘯”,白天朝廷打醬油,夜晚燈下誦佛經。

也是這一年,李必的老師何監,也就是歷史上的賀知章已辦好退休手續,“少小離家老大回”,唐玄宗為他舉辦了隆重的散伙飯。

2.終南捷徑,以退為進

作為太子伴讀的李必,在劇中任靖安司司丞,作為當時剛設立不到半年的秘密軍事機構,靖安司監控保證整個長安的治安,掌握當時的幾乎所有情報檔案,地位類似于“FBI”“重案小組”。

掌握如此重要的權利,才二十出頭的他,身著道袍,手拿拂塵,頭戴玉簪,卻一副出塵打扮。

這時,李必已修了近十年的道法,唐玄宗經常召他辯法,可以說,他就是天子近臣。

研究道法在唐朝是一件普及的活動,作為道教信徒,縱觀李泌的生平,除了在長安,就是在山上,嵩山、衡山、終南山,他都待過,還獲得了一個“白衣山人”的稱號。

可信道就真的是簡單的宗教信仰嗎?

在當時,做隱士也是一種自我營銷的手段,長安附近的終南山,洛陽附近的嵩山,因為靠近政治中心,是隱居界的圣地。

因為隱士們都相信,終有一天,他們的意中人,會身披金甲圣衣、腳踏七色云彩,送來朝廷的offer。

這條免考保送、直接上崗的捷徑,隱居終南山的成功率最大,于是產生一個成語:終南捷徑。

李必年少成名,他的夢想絕不是拿到朝廷的offer為止。

在放出張小敬幫他查探長安出沒的狼衛時,他承諾免去張小敬的死囚身份,但這一緩兵之計被張小敬識破,后來主動走交心路線。

既然不能只靠利益去驅動張小敬,灌點雞湯或者賣一個自己的破綻就是很有必要的。

在嘆息李白一心想為大唐執筆國策,卻只能寫一些冶游之詞愉悅君王的情況下,李必放出了自己的破綻,也是野心,大聲呼喊出了自己的理想抱負——成為宰相。

李泌很務實地演繹了“不想當丞相的司丞不是好司丞”。

安史之亂后,唐玄宗倉促出逃,太子李亨在靈武即位,是為唐肅宗。

正所謂來得好不如來得巧,剛好李泌也在靈武出沒,隨即為唐肅宗分析天下局勢,獻上平亂良策,他當時雖然沒有身擔要職,卻“權逾宰相”。

但自帶職場招黑體制的李泌經常招來猜忌,所以幾度借修仙之名激流勇退隱遁山林,在唐德宗執政期間,出任中書侍郎同平章事,正式拜相,也成為歷經四朝而不衰的政壇常青樹。

3.作為職場新人,他還是太弱

故事發生的這一年,李必還不是丞相,只是一個初入職場的新人,或許他對于混職場的規則還不是那么清楚,但他身上所具備的一些品質是值得所有的職場新人學習的。

為了在上元節觀燈開始前破解狼衛的陰謀,阻止敵人毀滅長安的計劃,李必大膽啟用了“十年隴右兵,九年不良帥,狠辣毒絕”,人送外號“五尊閻羅”的死囚——張小敬。

雖然張小敬名義上是大案牘術選出來的最合適的人選,但是李必用人有魄力,一旦選擇了就支持到底。

48集的電視劇,一開始案件肯定是沒什么進展的,還危機重重:徐賓大案牘術推演選中張小敬的合法性被證實是偽造;傳令官傳來他為狼衛畫右相地圖的謀逆傳言;要他辦的事情則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,反而成為對手右相的把柄連累太子。

靖安司的全體屬下跪在地下泣請李必棄用張小敬。

是繼續用張小敬,還是另用他人,這是一個問題。

李必選擇了繼續信任。

而被李司丞寄予重望的張小敬沒有讓人失望。在查案過程中,他盡心盡力, 甚至忍痛出賣自己的暗樁來獲得關鍵情報。這個過程,張小敬不惜一切代價,毫無私心,結果導向的行為,證明了他值得被托付。

在選擇了張小敬之后,李必給予的也是全心全意的支持。

張小敬說自己做事不講規矩,李必就說“那按你的規矩來”,在破案過程中一直為他開路,替他擔保,并因此受到多方怪罪。

但就是這番大膽放權的行為,才讓張小敬放開手腳,冒著就算會觸犯右相和各方權益的危險也要將每一個線索追查到底。

對待下屬,他信任,而在對待上司的態度上,李必展現著忠于組織的態度。

站在太子一派的李必,為太子和右相之間的爭權奪利嘔心瀝血。唐玄宗攜愛妃常住行宮,準備下放權力讓右相治國,李必為了抓住右相把柄,以修道之名,遠離官場,和屬下一起去查證右相不法之事。

終于找到了右相的罪證,準備在宮宴的時候當著百官的面把人證和物證呈給圣人,以此阻止圣人把天下交給右相打理。

但被太子明確拒絕,連理由都沒有給。即使李必沒有準確get到太子的點,但還是默默忍受,聽從太子的吩咐。

職場新人的生存法則,第一要點就是聽話。第二要點就是,要像洗腦般地不斷向上級重復你的訴求。

太子告訴李必:你是靖安司司丞,今日該辦好的是捉狼衛。但李必表示:狼衛要捉,大唐之將來也要顧。

恰到好處地顯示出了自己未來的訴求和野心,所以即使后來隱居山林修道,他還是被登上皇位的太子惦記著獻計獻策,發光發熱。

但作為職場新人,李必并非沒有缺點。

在李必首次抓捕狼衛時,放跑了首領。

老師何監埋怨他辦砸了太子的差事,但李必認為只要在晚宴前把狼衛首領捉到,就算將功補過。

然而在政敵眼中只有你的過錯,沒有將功補過這一說,因為在老師看來,抓狼衛事小,給右相白送了一個彈劾太子的借口才是大事。

所以何監說李必單純。

在老師眼中,圣心所向才是根本矛盾,抓狼衛保長安只是次要矛盾。而在李必眼中,掃清狼衛就能解決一系列問題。

這就是新人和老人看問題的不同高度。

天才少年李必就像是職場生存的一面鏡子。

作為職場新人,他天賦異稟。

但作為職場人,他還是太嫩。

然而這是每一個職場人的必經過程。